周日电台: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

2018/7/8 15:11:15


1678284414.jpg




喜欢她,

从知道她的名字开始。

她能在我走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,

看到因燃烧而起的烟,

也看到藏在心中的火,

然后陪我走过。


今天要送一封情书给她。



从跨越千山万水到收发呼吸之间,

从歪歪扭扭的娃娃字体到漂亮的小楷,

从夹进课本的小纸条到亲手送出的粉红信笺,

听说书信能把青春提纯。


 

人的一生可以有多长?


短到让我清晰记得在公交站与那个女孩儿的初次见面:


“你的周围好像围绕着500个长着青春痘、像我一样等待时机问你名字的男生,我怕一开口就暴露肤浅庸俗的本性,所以我不敢问。”




短到让我回忆起最初暗暗许下的誓言:


“想要每个平凡无奇的开始都变成有她的清早,即使已经过了每天巧遇的时间也想往后再推十分钟、多等一秒。”




短到一眼就能看到结束:


“一生是从我爱上你妈妈那一刻开始,到我老得闭上双眼再也爱不动了结束。”




短到度过了小说里的暮雪白头,匆匆几十年真的白了头:


“嫁过来几十年,如果当初没遇见你爷爷,可能我也会子孙满堂、忙里忙外,但再也找不到这么‘讨厌’的老头子了。”



我想说:


初中的时候觉得每天都过得好漫长,

上课铃响起就盼着下课;

高中的时候觉得每节课都过得好漫长,

一天用十几张试卷计算。

我是什么时候觉得四年时间很短的?


可能是从进入三亚学院校门时开始:


在等校车的时间里大概也可以等到一杯奶茶,在走向教室的路上大概可以数清几棵树开出了花,在暑假原来时间竟然这么快过去了一年,在北三操场的拍摄架上才发现这可能是最后一面。

听过不同声调的鸟鸣,却只爱中国最南端的你。


三亚学院的夏天很清凉,如果你热的话,可以住进来;

三亚学院的每一天都很暖,如果你冷的话,就住进来。


(特别感谢:徐心怡和她的家人、李哲和他的家人、范锦文)


编导梁佩映

文案周夏怡子

后期朱嫦丹、梁佩映

主播周夏怡子、朱嫦丹、李哲、吕鑫


△文编刘天悦

美编:何   煜